您现在的位置:主页 > 文化建设 >

文化建设

挑战癌症“治愈”各大药企逐鹿mRNA蓝海

文章来源:本站原创作者:admin 发布时间:2022-01-12

  据VISUAL CAPITALIST实时榜单,有三家mRNA公司进入全球药企市值涨幅前十,其中涨幅最大的当属两家mRNA公司。在2020年Moderna和BioNTech两家市值分别涨了528.01%、155.47%。回顾新冠肺炎肆虐的2020年,很多公司业务停滞,濒临破产,但2010年成立的Moderna公司率先利用mRNA技术开发出新冠疫苗,因此市值一路攀升,股价翻了20多倍,成为全球最瞩目的公司之一,曾一度接近2000亿美元,甚至超过老牌药企默克、GSK、阿斯利康。不仅如此,还打开了疫苗的mRNA时代,使得这个此前绝大数人所不熟知的生物技术词汇,开始走进大众视野,受到了全球市场关注。 用mRNA技术做疫苗的优势:一是研发周期短;二是双重免疫机制,预防效果好;三是安全,不带有病毒成分;四是技术壁垒打破后,生产量可以很高。 外界不但看好Moderna的mRNA技术用来开发新冠疫苗,未来在制备肿瘤疫苗、HIV疫苗以及其他传染病疫苗方面也会大有可为。2021年,全球研发管线%。全球最热门的研发领域仍然是肿瘤学,有37.5%的管线药物与肿瘤学相关,创下了近10年来的又一新高。预测未来最需要的药物是制药公司的一个关键工作,近年来,癌症治疗的重点发生了重大转变,预计到2024年,癌症治疗将占所有药物销售的近五分之一。根据2017年的公司业绩,股票分析师对2024年前15个治疗领域的预测,肿瘤领域药物销量为20%左右。来源:VISUAL CAPITALIST官网 mRNA疫苗技术应用于肿瘤领域是让人激动的,不止传染病疫苗,mRNA有望颠覆肿瘤免疫治疗。Moderna的肿瘤领域产品管线,来源:Moderna官网

  个体化疫苗—mRNA-4157迄今为止,大多数使用mRNA来激发免疫反应的工作都集中在癌症上。每个肿瘤的致病基因不同,但mRNA能够直接作用于一些突变的致病基因,达到长效治疗疾病的目的,且避免了DNA疫苗的整合入宿主基因组风险,不需要进入细胞核后才能表达抗原,而具备独特的优势。 2020年11月10日,Moderna公布了mRNA-4157单药或与PD-1抑制剂Keytruda(帕博利珠单抗)联合给药I期试验结果:在所有测试剂量下,均具有良好的耐受性,并引发了新抗原特异性T细胞反应。I期临床试验结果显示为:在切除黑色素瘤、结肠癌和肺癌等原发肿瘤后,接受mRNA-4157作为单药辅助治疗的13名患者中,11名患者在研究中保持无病状态长达75周;在联合帕博利珠单抗治疗头颈部鳞状细胞癌患者的 I 期研究中显示出积极早期数据,ORR为50%,DCR为90%,超过了很多已上市的靶向和免疫治疗药物,值得期待。KRAS 疫苗—mRNA-5671KRAS 是细胞增殖和存活的关键调节剂,超过 20% 的人类癌症中存在突变,突变导致细胞增殖失调,但因为KRAS在结构上缺乏让小分子或药物结合的靶点,近几年来研究人员在试图找到能靶向它的药物方面没有很大的突破,KRAS被广泛认为是一个“不可成药”的靶点。但这时mRNA-5671公布了其临床试验数据,对于KARS突变导致的肿瘤呈现阳性,结果非常让人振奋。mRNA-5671公布了其临床试验数据

  肿瘤内免疫治疗(mRNA-2752和MEDI 1191)mRNA-2752有能编码产生OX40L/IL-23/IL-36γ 3种靶蛋白的mRNA链,这3种蛋白可通过直接或间接作用促进T细胞的增殖、分化,提高免疫能力。在全球知名生命科学行业市场咨询公司Evaluate旗下EP Vantage近日发布的生物制药领域最有价值的TOP10新药研发项目中。

  mRNA-2416临床实验进程 MEDI1191可编码生成细胞因子IL-12,激活肿瘤微环境,通过多种机制增强抗肿瘤免疫反应,包括:激活NK细胞、刺激活化型T细胞增殖等;治疗实体瘤,处于临床1期。 治疗性肿瘤疫苗与免疫检查点抑制剂和过继细胞疗法 (如CAR-T疗法) 治疗不同,它可以利用患者整个免疫系统,激发更强更具针对性的免疫反应。mRNA具有极具前景的抗癌实力和商业前景,期待随着该管线研究的深入,可以交出令人满意的答卷。完成数十亿元融资,国内mRNA公司蓄势待发mRNA疫苗从国外到国内都已经打得火热,从各家上市公司的IPO动作即可窥见一斑。国内主要的mRNA技术平台公司比较受关注的有以下9家,这9家企业累计了收到了数十亿人民币的融资,另外还有很多人摩拳擦掌,准备利用mRNA药物开发上一展身手。国内9家mRNA公司近期动态,国内医药行业对mRNA技术的追捧,从最近国内一家mRNA技术平台型公司的融资情况可见一斑。 总体来看,国内的mRNA技术公司较少,涉及肿瘤领域的更是少。中国主攻mRNA技术平台突破的企业,大多还在融资的道路上奋斗,上市产品为零,在研临床产品件数屈指可数,要看到上市公司疯抢mRNA技术入场券的背后的国内资源稀缺和行业还在早期阶段的困境。展望在“mRNA+疫苗”逻辑逐渐遇冷的情况下,不仅要看到mRNA技术平台突破的难度,也要看到mRNA技术市场今后的巨大前景,况且艾博与沃森共同研发的mRNA新冠疫苗第三剂加强针已获批III期临床试验,或将打破外企的mRNA技术垄断。在短期与长期的权衡中,应理性期待mRNA技术赛道——潜心攻克mRNA技术平台难关、广泛与技术药企开展战略合作、积极推动相关政策,直至厚积薄发的那一天。 不仅如此,长远来看,中国在这一赛道的自研能力仅次于美国。在mRNA这条赛道上,虽然国外走在前列,但走得还不远,中国是有赶超的空间的。瞄准最前沿技术,通过引进,合作等方式来掌握这项技术,最后中国企业将在新领域奋起直追,跳跃式赶超,参到与国际领先者的竞争。